打從生病到現在,我從來沒問過醫生:『我的存活機率有多少?』『目前是癌症第幾期?』『我還能活多久?』因為我知道,醫生手中的統計數據只是平均值,不代表我的未來。

每個人都是獨特的,就像我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『踢翻你』,這幾年來,在生命中出現這麼多奇妙的事情,讓我相信隨時都會有奇蹟出現,這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生。

不管未來怎麼變化,此刻我看到了生命美麗的樣子,那就夠了。只要珍惜,不論做什麼事情都能夠無比開心、無比感恩。現在對我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告訴所有我愛的人,我愛你們。不管還能活多久,我會記住:『開心的活著,永遠都要比悲傷的活著有意義。』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看著電視上印象中說話犀利的余美人,在唸下子衿寫給未來她的Mr. Right的一封信強忍哽咽,儘管背景音樂播放著一公升眼淚的音樂,但此刻的我認為她真的是獨一無二的,從她的VCR中看到的是一位清秀樂觀的女孩,內心充滿無盡的感謝,甚至將病痛、病毒當作是自己的好朋友一般,我很敬佩,她滿滿快樂能量從何而來;

我們在人生的路上、感情的路上、工作的路上,常常會埋怨自己遭受很多的挫折,不斷的抱怨自己遇到了多少的問題與困難,但在子衿的人生中她只擔心「明天可不可以活下去!」,如同朱衛茵說的一席話,人的一生中不停的在打仗、不斷的在打仗,很多人不敢面對害怕面對,其實在很多很多的仗裡面,子衿已經爲很多人檔掉了許許多多的子彈,讓我們少了很多的戰役。


如果妳曾為了"一公升的眼淚"而感動,那麼!更應該為了這"不會理會太陽的向日葵"起身鼓掌!


當我們還可以順暢的呼吸,就盡情享受這份暢快;
當我們還可以自由的奔跑,就大步大步的向前跨步吧!!


分享她新書裡的其中一篇文章

給右腳


親愛的右腳:

我很想念你呢!最近你還好嗎?我實在有點搞不清楚你到底好不好,雖然我看得到你就在眼前,卻收不到你透過神經傳回來的訊息,不知道你癢不癢、要不要我伸手摸一摸?也不太清楚右腳掌有沒有被蚊子襲擊。


這樣的狀況代表身體越來越糟了。如果你想知道我們是怎麼斷了音訊,是因為在尾椎的腫瘤逐漸長大,壓迫脊椎神經的範圍也跟著變大,從一開始是你痛到不行,接著連左腳也開始酸痛、麻痺、產生劇痛,於是醫生要我考慮是不是願意接受熱射頻,處理這些亂長的細胞。


在這段期間,身體的轉變很迅速,最嚴重的跡象是連排泄功能都受到影響,必須要使用念力才能排尿,要用意志力才能排便。過去我從來不知道能順利的上廁所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!


吃止痛藥容易產生便秘,現在的我必須另外服用軟便劑和瀉藥來幫助排便,不過因為肛門失去知覺、無法收縮,使得我在有點想『嗯嗯』的時候無法忍住,經常要抓著柺杖拚命衝進廁所,才能避免便溺在褲子上。


說到這個,我就不能不提起前幾天發生的可怕事件。



那天早上媽咪回家拿些東西,留我一個人待在病房裡,其實我自己獨處也很OK,反正我不是看書就是睡覺,而且媽咪把便盆椅擺在床邊,我可以自己下床上廁所,不太需要別人幫忙。


沒想到就在媽咪離開後大約一小時,一股想拉肚子的感覺突然襲來,我還來不及脫下褲子跳上便盆椅,所有的東西就這樣流得我滿腳都是,當時的我真的有點嚇傻了,還來不及有任何情緒上的反應,只曉得要趕快請護士來幫忙。


那位護士小姐人真的超好,她不但沒有露出絲毫不悅的表情,認為我又髒又臭,增加了她的麻煩,相反的,她很輕柔的幫我洗淨身體,整理一地的污穢,幫我把所有的一切恢復原狀。


護士離開後,我一個人躺在床上,基本上,我對於這件事的反應沒有太強烈,我坦然的接受事實,也沒有嚎啕大哭。


親愛的右腳,你知道嗎?雖然我曾經設想過有一天可能會失禁,也覺得自己應該還能接受,但是當那一天真的來臨時,我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,覺得既難過又害怕,難過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聽使喚,打從心裡覺得無助;害怕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,會不會哪天真的失去一切機能,只能癱在床上等待死亡的來臨?


失去與你的聯絡則是另一個驚嚇。


由於癌細胞散佈在我左右兩邊的屁股,所以要用熱射頻的高溫把腫瘤消除掉,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做過幾次燒灼,效果也還不錯,真的很感謝我的大夫這麼用心努力的幫助我。


不過,除了臀部的腫瘤以外,另外還有一些癌細胞把我的脊椎尾巴的部分神經包覆起來,而這些腫瘤是很難用熱射頻或開刀方式根除的,因為電腦斷層無法顯示神經,很可能燒掉腫瘤的同時卻破壞了神經,導致癱瘓。


一想到自己可能會癱瘓,心裡十分害怕,不過仔細想想,如果不接受這最後一線希望,腫瘤還是會長大,還是會逐漸壓迫神經,結果還是一樣。看起來賭得很大,實際上輸贏很小,可是到底該不該做?我跟媽咪當場變成『to be or not to be』的哈姆雷特。


醫生一再提醒我,熱射頻手術並不能夠徹底消滅癌細胞,只是能夠降低我的疼痛,因為腫瘤越大、對神經的壓迫越嚴重。我問大夫,有很多人做這樣深入體內的治療嗎?


他說,全台灣應該沒有幾個吧!


哇!吳大夫實在是好勇敢,願意為我嘗試看看,那我也應該勇敢跟它拚了吧!於是答應了治療。


不過答應歸答應,心裡還是難免有點擔心,幸好大家一直不斷鼓勵我,為我加油、為我禱告,才讓我安心一點。


沒想到就在要進診間進行熱射頻之前,大夫特地走到看診室外面來再度問我:『陳小姐,請問妳想清楚了嗎?如果做完以後妳癱瘓了,妳可以接受嗎?妳真的要考慮清楚,不然我沒辦法幫妳做。』


剎那,我突然啞口無言,就像要坐世界上最恐怖的雲霄飛車,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坐上椅子、綁好安全帶,結果工作人員又來問一次:『妳真的要搭嗎?真的很恐怖喔!』那一刻一定很想要立刻下車回到安全地帶。


我可以嗎?我真的可以接受癱瘓的自己嗎?在當下我遲疑了,所以轉頭望著媽咪,希望媽咪可以給我信心。


結果媽咪很果斷的說:『我們相信大夫,子衿妳要對醫生有信心。』


假若我真的癱瘓,要照顧我的人是媽咪,她都願意承擔,我還怕什麼呢?更重要的是,如果不治療會癱瘓,而治療雖然也有風險,但起碼有一點機會,那當然要試試看!媽咪真的很妙,在每一個我需要勇氣的當下,她都能夠用一句話就把勇氣注滿我的心底,讓我的心滿滿的,足以應付槍林彈雨和恐怖的熱射頻。


聽見媽咪這麼說,我就安然對大夫點頭,像是電視冠軍願意登上衛冕者寶座、接受更多的挑戰。


因為怕燒灼腫瘤會太過疼痛,怕我痛得受不了,所以大夫特地找麻醉大夫一起來幫忙,使得整個過程很順利。


但療程結束之後我有點意識到某些地方不同了,你不見了!我跟醫生說,好像沒有右腳踝跟腳趾頭的知覺,醫生說也許是麻醉藥的影響。隔天,我知道大概失去你了,因為醫生觸摸腳底卻無法令我發笑。

我笑著跟媽咪說:『我的腳趾頭好像沒有感覺了!』


媽咪說:『妳怎麼還笑得出來?』


我說:『之前每次動手術都會簽同意書,這些事情上面都已經預告過,現在只是開演了。』


媽媽似乎比我還要難過,因為她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我則覺得還好,因為起碼右腳的膝蓋還能動,可以順便牽動到遠方的腳踝,感覺上你還在我的管區。


但要出院回家時才發現你有多重要。原來腳踝是人體很重要的關節,鞋子不會自己爬到腳上來,要靠腳踝跟腳趾頭通力合作才能穿好一雙鞋,所以當我第一次發現五根腳趾頭竟然不聽話的卡在鞋子裡進退兩難,才明白腳掌真是造物者的神奇發明。


只是沒想到穿鞋就讓我們母女一身大汗,穿了五分鐘才終於把腳塞進鞋子裡。


走路的感覺也頗為荒謬,我已經用了多年柺杖,但第一次感覺到舉步維艱,因為腳底板不聽話,得要透過膝蓋帶動、把腳甩出去,才能夠向前走。遇到小小的上坡更是困難,因為要甩的角度更高,用的力氣加倍。原來失去你是這種感覺啊!


親愛的右腳,你猜我當場想到什麼?其實那時候沒空為了跟你失聯而悲傷,我想到的是『唉!怎麼沒先去阿里山再來治療呢?』


因為我跟媽媽四月之前正打算去阿里山,那時候剛好是美麗的春天繁櫻盛開,還可以看看神木、搭搭小火車、吃個奮起湖便當、公婆餅什麼的,無奈腫瘤忽然變大才取消行程跑來住院,沒想到此後就無法爬坡了!


真是,真是扼腕啊!


各位小朋友,踢翻你姊姊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想要吃奮起湖便當的時候,就快去吃,不然到口的便當就會飛了!


親愛的右腳,雖然我現在感覺不到你,但你一定能體會我的感受吧(誰叫我們從我變成胚胎那天起就是一體的)!因為失去你,我更需要外界的協助,再也無法一個人到處跑、沒辦法對媽媽說一聲:『我要出去啦!』就咚咚咚拄著柺杖四處趴趴走,現在的我行動受到了更大的限制。


但請不用太為我擔心,你知道我不是輕易認輸投降的人,我始終相信我可以踢翻可惡的癌細胞,可以完全恢復健康,變成超有魅力的大美女(其實現在就已經迷倒不少人了,挖哈哈)。


我始終期待著有一天可以重新和你一起看星星的日子,說好囉,未來我們要一起冒險、旅行,要一起調皮搗蛋喔!還要請你多多指教內!


還是很活潑的踢翻你




給生命的情書
作者:陳子衿
出版日期:2006年07月20日


文章來源:博客來網路書店

踢翻你部落格

創作者介紹

♡我的雙C寶貝♡ 成長點滴

嚕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